党史小故事 |革命路上的建设者

作者:王博 时间:2021-04-23 点击数:

明镜所以照形,古事所以知今。百年党史博大精深,是最好的教科书,是最好的营养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强调:全党同志要做到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

百年征程波澜壮阔,百年初心历久弥坚。党员干部要学好党史这门必修课,见古鉴今、明智强心,不断补足精神之钙、汲取奋进之力、厚植为民情怀。

今起,我们推出《党史故事》专栏,邀您一起重温党史,回望峥嵘岁月,赓续精神血脉,坚守初心使命,构筑起更为牢固的共产党人的精神家园。

位于天津市南开区的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有一件馆藏国家一级文物——邓颖超穿过的丝绵袄。这件看似普通的丝绵袄背后有着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

邓颖超穿过的天虹服装厂73名工人为她缝制的丝绵袄。

197618日,周恩来总理与世长辞。天津天虹服装厂的73名工人从电视上看到邓颖超独自为周总理守灵的情景,心都要碎了。天津有句俗话,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衣,恰巧天虹服装厂工人又多是女工。为了安慰悲痛中的邓妈妈,他们决定做一件丝绵袄送给她。工人们每人拿出五角钱,购买布料和丝棉。可是,没有尺寸怎么裁剪?他们想到通过电视影像和邓颖超与总理的合影来估量她的身材,斟酌许久才动手裁剪。大家一针一线连夜赶制,想让邓妈妈在春节时能穿上这件新棉衣。丝绵袄做好了,另一个问题又来了,如何邮寄给邓妈妈呢?在那个特殊的时期,将包裹寄到中南海困难重重,邮局不给寄,大家决定将包裹寄到人民日报社,请他们转交给邓颖超。

邓颖超收到包裹后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件细针密线缝制的丝绵袄,还附有一封信,写着,棉衣虽轻但它代表了70多颗诚挚的心,寄托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这件棉衣穿在您的身上,暖在我们的心里。邓颖超试过棉衣后深受感动,觉得这些青年真有办法,没有尺寸,又没有见过她,竟能做出这么合体的棉衣。一向廉洁自律的邓颖超从不收礼,向来能退的就退,但如果将这件棉衣退回去,一定会伤了工人们的心。于是她决定收下这份真诚的礼物,并让工作人员写了回信。信中写道,棉衣已收到,谢谢工人们的关心和慰问,这次就不退回棉衣了,寄给你们30元作为衣服的成本费,可用于购买学习书籍和用品。我馆就藏有邓颖超支付这件丝绵袄费用的账单。

邓颖超穿着丝绵袄出席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

邓颖超非常珍爱这件丝绵袄,穿着它,出席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还会见过许多中外友人。棉衣破了,她也舍不得扔掉,请来师傅更换了新的棉衣里子继续穿。她也一直惦念着为她缝制棉衣的工人们。1984年,她视察天津时专门会见了他们。八十高龄的邓颖超坚持与工人们一一握手,她说:八年前你们为我一针一线缝制棉衣,今天我要和你们一个一个握手,表示感谢!工人们非常感动。临别之际,她挥笔写下题词,鼓励他们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要有所为,有所好为,有所大为

1976年天虹服装厂工人阅读用邓颖超寄来的丝绵袄成本费所购图书。

棉衣虽轻,却承情义之重。一件普通的丝绵袄,饱含着以天虹服装厂工人为代表的天津人民对周恩来、邓颖超的深厚情感,更反映出邓颖超等老一辈革命家热爱人民、严于律己的崇高人格风范。

在河南省兰考县焦裕禄纪念馆里,珍藏着一把藤椅,其上部的藤条网上靠前有一个大窟窿。然而,就是这样一把破旧的藤椅,陪伴了焦裕禄四百多个日夜。

焦裕禄在洛阳矿山机器厂任第一金工车间主任时,积劳成疾罹患肝炎。19626月,焦裕禄到尉氏任县委书记处书记时,肝炎加重一度腹水,后经中医治疗有所好转。当年126日,焦裕禄受命到重灾区兰考县工作。在兰考,为了早日根除三害,焦裕禄总是拖着带病的身体,没日没夜地拼命工作:白天,风里雨里查风口、探水情,深入一线调查研究;晚上往往会回到办公室,坐在椅子上过电影,总结一天的工作。

繁重的工作,加之营养不良,他的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直到有一段时间,人们发现,无论是开会,还是作报告,他经常都会把右脚踩在椅子上,用右膝顶住肝部。有时实在受不了,他就会随手拿起一个硬东西顶在肝部。渐渐地,他桌子上、床边放着的小东西日渐增多,茶缸盖、鸡毛掸子、长把刷子都是用来压迫止痛的。日子久了,他办公室那把藤椅的右边就被顶出了一个大窟窿。

病痛缓解以后,焦裕禄便亲自动手,用藤条把藤椅上的窟窿一点点补好。但不久,藤椅又被顶破。工作太忙时,他就让大女儿焦守凤和大儿子焦国庆来帮着修补藤椅。同志们和家人都劝他注意休息,要他好好疗养一下,他却总是笑着说:病是个欺软怕硬的东西,你压住它,它就不欺悔你了。

这样一把破藤椅,为什么始终没有被换掉?在穆青等所著的长篇通讯《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里,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情:曾经有一位从丰收地区调来的领导干部,提出了一个装潢县委领导干部办公室的计划。甚至连桌子、椅子、茶具,都要换一套新的。焦裕禄知道后,提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坐在破椅子上不能革命吗?他还说:灾区面貌没有改变,还大量吃着国家的统销粮,群众生活很困难。富丽堂皇的事,不但不能做,就是连想也很危险。后来,焦裕禄又找这位领导干部谈了几次话,帮助他认识错误。不久以后,这位领导干部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收回了那个建设计划。就这样,那把椅子躲过了被换掉的命运。

1964年春节过后不久,为鼓舞兰考人民与三害作斗争的信心,《河南日报》计划发表一组反映在党的领导下,兰考人民治理内涝风沙盐碱三害成果的稿件。刘俊生当时是兰考县新闻干事,其他稿件收齐后,他来到焦裕禄办公室,想看看焦书记的稿子写得怎样了。一进门,他看到焦裕禄正坐在那把藤椅上,伏在办公桌前,左手拿茶杯顶着右侧椅靠和疼痛的肝部,右手执笔在写文章。看见刘俊生进来,焦裕禄放下笔,神情痛苦地说:俊生呀!看样子,这篇文章我完不成了。我的病越来越重,肝部这一块硬得很,疼得支持不住。

刘俊生看着焦裕禄清瘦的脸颊,发现他的身体因剧烈的疼痛在颤抖,心里很难过,口中嗫嚅着:焦书记,那怎么办?焦裕禄说:你先把大家写好的稿子送给报社,这篇文章,让张钦礼书记写吧!

刘俊生望着桌上的稿纸,上面写着文章的题目:《兰考人民多奇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下面列了四个小标题:一、设想不等于现实。二、一个落后地区的改变,首先是领导思想的改变。领导思想不改变,外地的经验学不进,本地的经验总结不出来,先进的事物看不见。三、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四、精神原子弹——精神变物质。

刘俊生多么希望焦裕禄能够写完这篇文章,可看看他因痛楚而明显佝偻的身躯,又把溜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1964514日,焦裕禄因肝癌,经医治无效,走完了他人生短暂的42年。即使在生命的最后几天,他躺在病床上,心里还在惦念兰考除三害工作的进展情况。他问前来探望的干部们:张庄的沙丘上贴膏药没有,扎上针没有?赵垛楼的庄稼淹了没有?秦寨的盐碱地上的麦子长得咋样?老韩陵的泡桐树栽了多少……临终前,他对组织提出了唯一的要求:我活着,没有治好沙丘,死后希望组织上把我运回兰考,埋在沙丘上,看着兰考人民把沙丘治好。我死后,不要为我多花钱,省下来支援灾区……”

五十多年过去了,焦裕禄的事迹感动并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他坐过的那把藤椅仍静静地立在那里,成为他鞠躬尽瘁为人民的最好见证。

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从来都是有血有肉、立体丰满的时光记忆,或许是陈望道墨汁作红糖的甘之如饴,或许是郭永怀以身护家国的执着坚毅,都是由一个个或琐碎细小或雄伟恢弘但却同样可敬可爱的片段串联而成的,引人敬仰、教人追思。只有去了解与探寻这些光阴里的动人故事,才能真正做到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

CopyRight  大连枫叶职业技术学院 - 学生处 版权所有 学院地址:大连市甘井子区营城子镇大黑石度假村 邮编:116036